首页

亚盘量化公式,消灭城乡差距,咱能不能先从不夸大户籍改革成本出发!

日期:2020-01-11 17:18:19 阅读量:711 作责:匿名

 

亚盘量化公式,消灭城乡差距,咱能不能先从不夸大户籍改革成本出发!

亚盘量化公式,经常有热心的媒体人这样提议:农民对新中国的发展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和牺牲,每个月领几十块钱养老金的农民跟城里人一样每个月领几千块钱才算对农民公平(农地圈本身也希望这个愿望早些实现),也有人大代表这样提议过!言外之意,就好像有谁故意不让农民领多领养老钱一样。无意之中就把这个黑锅扣在了政府身上。

很多人认为这个事情很简单:把农民养老金的发放数额提上去不就行了吗?

如果真像这么简单,那就好说了。这么容易能讨好公众的事情,相关部门抢着做也来不及。

如果有钱多好,但现实有这些想法的人,往往都没钱!养老金也是一个道理!所以,没有那么多如果!

任何改革都不是从零开始,都是在一堆的历史包袱中辗转腾挪,试图开辟新路。

城乡差距历史上主要是由城乡户籍造成的。因此,户籍改革就成为消灭城乡差距的大决战。户籍改革呼吁了有十几年了,十八大报告也将加快户籍制度改革写入其中。之所以要提加快,是因为以前真的是太慢了。

户籍改革成本是阻碍户籍制度改革进一步推进的最大动力。在户籍改革这个问题上,给老百姓打白条,大家是不认账的。

那么户籍改革到底需要多大的成本?这个成本核算就成为至关重要的问题。

显然在这个问题上,市场上并没有达成共识,各级政府心里估计也是一本糊涂账。广州市社科院的测算,一位25岁的外地农民工成为广州市民必须支付的最低成本为119.7万。

吓死个人,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农地圈认为:测算户改成本,首先要明确的是户籍背后的公共服务和福利的范围,与户籍直接关联的公共服务和福利才是核算的主体。城市基础设施、公共管理的账应该内化到城市化发展中,不应计入户改的大账本!个人购买商品房等奢侈性消费的账更不该扣在户改成本的头上!还应考虑户籍化后,农民工的消费会大幅增加,这对社会发展和税收是正面影响!

120万的估算,是不是都把商品住房的首付都考虑进去了吧,这么高的标准很多城市户籍的市民也达不到啊!

来看下广州2011年的测算公式:最低成本=(本市居民的预期寿命-农民工市民化的年龄)*城市居民人均年消费支出金额。这个公式的问题出在哪儿?这测算的不是农民工市民化的户改成本,这测算的是财政养一个啥都不干的懒汉但生活水平还要不低于市民平均水平的人到老死的全部费用。

2010年的测算结果,全国地级市当年为每个城市户口提供的直接关联的公共服务和福利为2211元。约占全国人均财政支出6700元的三分之一。教育、社保、医疗卫生、低保等社会福利占财政收入的比重为65%,占gdp的5.28%(其中教育占比最高为2.46%,其次是社会保障1.73%)。

截止目前,农地圈统计共有8个机构评估过户改成本,测算结果差距极大,人均成本从2.5万到120万不等!总成本有静态测算出7.3万亿,也有动态测算的30万亿。

农地圈当然也户改成本测算是个复杂的工作,既要考虑到标准的统一,也要考虑地区的差异性,又要考虑社会福利的动态变化(提高)。

但是,刻意夸大户改成本则是有百害而无一利,最起码,地方政府更是被这个成本给吓的更不该推进户籍改革了,若如此还谈什么消灭城乡差距!

农地圈微信公号:农地圈,农村资产评估、交易、抵押一站式服务平台。